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焦点 > 正文  

铁人三项被迫卖身,万达体育负重前行,王健林的10亿目标渐行渐远

2020-12-11 来源:浙江体育频道

近日,万达体育集团有限公司(WSG)公布了第三季度财务业绩报表。财报表明,万达体育第三季度营收为9120万欧元,同比上升42%。万达体育的三大类主要业务都出现了有所不同程度的营收规模缩减。

其中,挫败最为严重的是大众参与赛事业务(Mass Participation)。

万达体育负重前行,倒数三个季度营收下降

靠地产起家的王健林,其实早年便对体育情有独钟,早在1994年,万达集团便涉足足球,正式接掌大连足球俱乐部,继而赞助商中国足协、进军欧洲足坛。

2015年,期望借助体育完成公司转型的万达正式宣告进占体育板块。万达的体育产业由三部分构成:万达自己举办的体育活动(从中收比赛费用、赞助费用和城市费用获利)、观赏性运动业务(通过竞标、采购,买断或支付佣金获得体育赛事资源,再展开媒体版权、赞助招商等商业化处理,以此来提供资金赞助商)和数字媒体制作与解决方案。

王健林曾说,万达体育的最终目标是在A股上市,给中国带给一个低价值、持续性盈利的国际级体育巨头公司。但截至目前,万达体育的答卷并未让人失望。

近日,美股上市公司万达体育(WSG.US)公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

第三季度,万达体育的人事费用从去年同期的3450万欧降至2310万欧元。财报表明,万达体育第三季度营收为9120万欧元,同比上升42%。其中,观众体育赛事营收为6730万欧元,同比减少36%;DPSS部门营收为2070万欧元,同比减少20%。

今年6月公布的2020年Q1财报显示,万达体育第一季度营收为1.64亿欧元,同比下降25.56%;归母净亏损0.24亿欧元,去年同期为0.09亿欧元。

9月1日,万达体育公布财报称,2020年Q2营收为5180万欧元,同比下滑75%;归母净利润亏损2996万欧元,去年同期为2345万欧元。

万达体育难掩业绩颓势,2020年以来已经倒数三个季度出现营收下降。

虽然总体营收有所下降,但是财报表明,万达体育在持续经营净利润、成本掌控、负债情况、资金流动性和拓展新的业务方面表现稳健。

疫情令其万达体育雪上加霜

赛事停播,奥运延期,原本万众瞩目的“体育大年”现在却陷于了何时才能全面复赛、复播的焦虑。疫情打乱了市场的节奏,也必要让原本的丰收年变为了一次市场大考。

年初以来新冠疫情的持续烘烤,对万达的商业、体育、影视等业务均造成了相当严重冲击。疫情以来,万达实施了严苛的成本控制措施,例如削减人手、冻结招聘、限制差旅和资本开支,以减少疫情对财务的负面影响。

为了节约开支,第三季度,万达体育的人事费用从去年同期的3450万欧降至2310万欧元。除节约开支之外,7月底,万达体育还出售了集团的铁人三项业务。

为解债务危机,被迫“卖身”铁人三项

万达体育今日债务危机,与5年前的杠杆并购是必不可少的。当初,王健林欲打造出万达体育帝国,为了构建这个目标,万达体育凭借实力雄厚的财力采取了非常保守杠杆并购策略。

万达体育这座依靠“买买买”拼凑的体育帝国在险要碰上市危机的背后,其“买买买”后遗留的巨额债务依旧是容许其发展的枷锁。

2018年-2019年万达到体育的负债总额分别为18.82亿欧元和18.92亿欧元,总资产分别为18.22亿欧元和18.83亿欧元,资产负债率已多达100%。巨额债务压顶之下,顾不得“三驾马车”设想的万达体育在今年2月寻求出售集团的铁人三项业务。

裁员、买资产治标不治本,提高核心竞争力是关键

据有关媒体爆料,万达体育中国旗下的盈方中国团队收到了大面积裁员通知。而在去年9月,万达体育中国总裁兼CEO杨东就已经由于个人原因而离任,并且离开了公司董事会;去年11月底,供职盈方中国14年的总经理赵峰辞职。

但只靠裁员并无法真正解决问题,万达体育最让市场诟病的是它相当严重的债务负担,而万达体育债务问题尚未解决,今年又遇上疫情压制,各种赛事推迟举行,收入大不受影响。

通过裁员、变卖“核心资产”来减轻债务上的短期危机并不是解决问题的上策,反而加剧了人们对万达体育走下坡路的想法,投资机构对万达体育的未来发展充满批评。

文章部分内容及图片来源于:每日财报、顶点商学院

免责声明:文章引用的部分内容及图片均已标明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提到不当或牵涉到侵权请联系作者!

上一页:UFC估值涨200亿人民币的背后,财富暴增给中国拳击带来启示

下一页:韩国铁人三项女将自杀后续 教练队医等被判刑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澳洲ABM怎么样 澳洲ABM怎么样 澳洲ABM怎么样 澳洲ABM怎么样
备案号: 网站: 浙江体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