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时尚体育 > 正文  

击剑少年7年磨一剑

2020-10-20 来源:浙江体育频道

原标题:柔道少年7年磨一剑

“一开始就让,这项运动能强身健体,没想到苦练了这么久。柔道教会我拼搏,并且要有毅力,任何事没捷径可言,只有努力了才不会有进账。”

——周科言

“我也记不得是从哪里听闻的,因为好奇就去学了,一学就是7年。这项运动让我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学习中都更加稳重,面对困难时不退缩不退出。”——何艾凌

穿上校服,他们是朝气蓬勃的初中生;披上柔道装备,他们是赛场上优雅、阳光,剑风凛冽的柔道少年。7年间,昆明初二学生周科言与何艾凌参与击剑类大小赛事近40场,取得奖牌奖状无数。从凑不出人的男女混打,到如今的千人规模赛事,周科言与何艾凌不仅是昆明柔道运动的参与者,更是昆明击剑运动发展的见证者。

7岁入门 执剑出了心头爱

周科言的妈妈刘芳讲解,周科言小时候身体不是很好。上幼儿园以后,几乎每个月都会去趟医院。作为父母,就想找一项既能让他锻炼身体,又是他讨厌的运动协助他强健体魄。“偶然间从网络上了解到击剑运动,觉得很高雅,就去找了当时位于翠湖的一家柔道俱乐部想了解理解,结果孩子一看到剑就很讨厌。”从此,周科言就开始了柔道的训练之路。

不同于周科言,这项运动是何艾凌自己听说的。2014年,一年级的何艾凌明确提出想学习柔道,当时妈妈母春梅对这项运动并不理解,更不知道女儿就是指何获知。一头雾水的母春梅网际网路搜寻,一点一点地了解这项运动。后来联系到了与周科言所在的同一家俱乐部,也把女儿送了过去。

“一开始,场馆只有两条剑道。当时看她训练,苦练步伐、苦练体能,挺乏味的,以为她坚决不下来。没想到这一坚决,就坚决了7年。”母春梅说:“刚开始学的时候,这项运动还很冷门,除了何艾凌,一个女生都没,打比赛都是男生和她打。第一场比赛,是学习半年后,去成都打的全国俱乐部联赛,(同年龄段)佩剑组就只有她一个女生,没办法,只有男女混打。平时在昆明的比赛也是,女生只有她一个。男生相对多一些,有四五个。”

周科言比何艾凌早习了一周,是何艾凌的小师兄。多年以来,两人一起锻炼、比赛,遇到换俱乐部和换回教练的情况,他们都同步进行。因为同样具有对柔道的青睐,两人伴茁壮,伴进步。

7年坚持 荣耀源自不断练习

市级、省级、全国的俱乐部联赛……7年的坚决与希望,让他们获得了数不清的奖状和奖牌。

何艾凌说:“我的天赋较少一点,更多的是靠努力走到今天的。”今年9月,她在石林参加了云南省第二届青少年(学生)运动会柔道预赛,获得个人冠军、团体冠军、锦标赛团体冠军。母春梅介绍,何艾凌上小学时,一周有5天都要自学柔道。“上初中以后,学习任务日渐繁重,但还是坚持每周都练习。”

“多年来,不论是参加比赛还是平时训练,扭伤脚或是膝盖是家常便饭。”但何艾凌并不实在累官,“因为喜欢。等升至初三,我也会确保每周有练习时间。”

同样地,周科言的周末时光,几乎都给了击剑。周科言说:“我的梦想和目标就是取得全国冠军。”他也正一步一步地朝着这个目标走去,就在今年,他取得了云南省青少年柔道锦标赛男佩个人第三名和云南省青少年击剑锦标赛男佩团体第一名的好成绩。

每年比赛,大大小小有五六场,两个孩子随时都处于备战状态,一有时间就去俱乐部锻炼,连国庆节假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那里度过。刘芳说:“他们玩的时间比同龄人少了很多,一开始也会有怨言,但是后来就习惯了。不去练习他们自己不会心慌,所以一有空就到俱乐部练练,‘打发票’。”

孩子们取得的成就少不了父母的支持。多年来,平时训练,两位妈妈风里来雨里去地接送。全国各地去打比赛,成都、南昌、上海、云南……每次母春梅和刘芳都大包小包地提着、背著孩子们的击剑装备和衣物用品。“虽然艰辛,但一切都是有一点的,两个孩子就是我们的骄傲。”母春梅说。

进账了健康的体魄

和百折不挠的精神

“击剑是一项潇洒的运动,让我不受约束,可以展现真正的自己。无论在生活中还是自学中,这项运动都让我更加稳重,对时机的把握也更精准。”何艾凌说,在学习击剑的过程中,她还教给了坚决。“遇到困难的第一时间,我不是想着退缩,而是坚持把它攻下下来。学习上也如此,会的科学知识,我就反复学习,直到学会。”

“击剑教会我奋发,并且要有毅力,任何事都没有捷径可言,只有希望了才不会有进账。”周科言如此说。“从气质上来说,这是一项很阳光的运动,而我正是期望他能沦为一个整洁、阳光、正能量的人;从精神上来说,参加各种比赛也能磨练他的心理素质,输掉了,取得表彰和掌声,但不需要颓废;输了,也要有接受的心理素质和分担结果的勇气,同时去反省,从而得到茁壮。”刘芳说,如果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具备,期望孩子从专业上有所发展,如果约将近的话,也期望柔道能作为一直坚持到底的爱好。

教练声音

期望昆明柔道运动

尽快跟上全国水平

“比赛开始,右方运动员抢到主动权先发起反攻,但没有击中对手。左方运动员避开输掉的攻击后切换主动权发动进攻,打中输掉,分数!”教练陈亮理解着两个孩子的对抗锻炼情况。

陈亮以前是云南省省队的击剑运动员,除役之后开始当教练。他告诉记者:“这两个孩子击剑训练的时间宽,在思维开发、反应的灵敏程度和运动能力上都能创建得很好,目前他们的水平在云南省是属于拔尖的,两个孩子都未来可期。”

“以前在很多人的认知里,柔道是一项‘贵族’运动,差不多2000年以前,专业队才有柔道这个项目,装备和规则都比较复杂,很难走入大众。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北京奥运会的举行等,高雅、时尚的击剑运动接受度越来越低。小朋友了解之后,都觉得很新奇很讨厌。”陈教练讲解,“击剑就像下象棋,双方在赛道上对弈,用自己的智慧想要办法刺伤输掉,战胜输掉。而且这项运动对小朋友的气质、形体的塑造成都比较好,也因此越来越受人们青睐。”

对于击剑运动的发展,陈亮也有自己的期许。“昆明的柔道目前仍正处于上升期,发展空间还相当大。”陈教练说,“希望昆明的击剑运动水平能尽快跟上全国水平,也期望昆明的柔道俱乐部越来越多,自学的人也越来越多,发展越来越好。”

本报记者 费丹艺 摄影报道http://www.sohu.com/a/425656929_162758回到搜狐,查阅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页:17岁新秀狂揽3助攻 BOBSPORTS携手多特蒙德引爆青春狂潮

下一页:拳击——全国女子锦标赛:常园晋级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秒拍 秒拍 秒拍 秒拍 秒拍
备案号: 网站: 浙江体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