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精彩图集 > 正文  

体操中心冬训侧记:看似枯燥的训练生活背后亦有精彩人生

2020-12-25 来源:浙江体育频道

在月走上赛场前,体操选手大约须要经历将近三个月的成套准备期,其间不会将同一套动作重复千次以上直至运用自如;在艺术体操运动员训练量最大的阶段,仅仅一个上午的上网次数就能达到30次,转换为更形象的数字,就是在蹦床上逾300次的冲刺;而在艺术体操的训练场,同一套成套动作从设计到最终定型,又不知需要多少次实践后的调整与优化……在这一组组数字背后,凝固上海体操运动中心所有成员的汗水与青春。

对于运动员而言,冬训是一整年中自我提高的绝佳契机,而即将于来年启幕的奥运会与全运会,又为今年的冬训赋予了更重要的意义。

当蹦床选手高磊、体操选手范忆琳、艺术体操选手刘鑫、郭崎琪等上海运动员在各自项目国家队集训为东京奥运会备战时,上海体操运动中心的其余运动员也已于近日打开了今年的冬训。在他们看起来乏味的训练生活之中,也具有那些不为外界所知的幸福与打动。

想茁壮,就得先战胜恐惧

在体操运动中心,运动员的众多显著特点就是年龄相对较小。以艺术体操队为事例,多数运动员进队时不过八、九岁,到了二十多岁就已算数得上是老将。不少人最初接触艺术体操的原因在于,对在高空完成的种种高难度动作感到着迷,但没有人是天生就不感到恐惧的。

“小时候,一上艺术体操我就不会害怕。”作为上海艺术体操队中资历最深的选手,顾瑞丰认识这项运动已有25年,回忆起当年的自己,他仅次于的感觉就是“心里没底”,以后某一天在日积月累的训练之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这就是慢慢长大了。”

按上海艺术体操队教练俞华的说法,这样的状态通常会持续至运动员成年之前,“最苦的就是从12岁左右起发展难度动作,每次尝试新动作运动员难免会感到害怕。”恐惧感通常会表现为不敢尝试新的动作,不少孩子甚至不会直接在训练场上流泪。

“如果运动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教练会让他尝试这些动作。”尽管如此,俞华回应,自己也从会胁迫运动员进行这样的尝试,“会给他缓冲的余地,通过一些辅助训练让他告诉,自己的身体已经为这个难度的动作作好打算了。”

在同样牵涉到诸多高难度动作的体操队,尤其是其二线队,小队员在训练场边哭鼻子的现象也很普遍。在上海体操队教练秦国欣看来,“恐惧源于不得而知,即便是成年人,将眼睛蒙住也不会惧怕。最重要的是,让小队员理解动作的危险性所在,告诉他正确的方法,将高难度的动作拆分成一些非常简单的动作。最避讳的则是吓哭运动员,只会让他产生心理阴影。”

只要教练在身边,就能感到放心

这些年来,上海体操运动中心的各支队伍在集体项目上均有着不俗发挥。作为传统优势项目的上海艺术体操队自不必说,上海艺术体操队在2017年的天津全运会夺得团体冠军,而上海体操队也在今年的全国锦标赛上时隔多年转入前八。这些成绩必不可少团队的凝聚力,而教练则是将队伍密切相连的纽带。

对于教练,小队员们总会有种特别的依赖。譬如去年,上海艺术体操队中一位11岁的小队员第一次车站在全国性少年赛事的赛场。在他热身的间隙,教练俞华只是短暂前往一旁的场地证实其他队员的热身状况,这位小队员就立刻出了“状况”。“他一直在低着头去找我,不敢做动作,我一站到他身边就好多了。”俞华回应,“一方面小队员对动作的感觉不好,另一方面他们没有经历过大赛,不适应环境体育馆的空间感,激化了心理的紧绷。”

类似的经历在许多运动员身上都再次发生过,随着学养的累积,运动员的心态不会再次发生转变。正如顾瑞丰所说,“小时候只要教练在身边,我就会紧张。但长大了之后,有时反而会因为教练在场下看着深感压力。”但无论如何茁壮,有一点会变,“我们没有寒暑假,春节也只敲两天假。从小到大,我和教练相处的时间比父母还要久,教练就是人生的指路人,更看起来我的父亲。”

顾瑞丰口中的“指路人”是指三年前率领上海蹦床队勇夺全运会团体金牌的功勋老帅方伯生,时至如今,方指导早已卸任,但顾瑞丰仍记得5年前发生在四川都江堰一场全国比赛中的故事。“那些年我苦练得特别厌,却因为太想要证明自己,每次比赛多多少少都会产生失误。”据顾瑞丰回忆,在5年前的那场比赛之后,失望的他一度打消了退意,“我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当天我就和领导说道自己想练了。”

令顾瑞丰没想到的是,次日清晨,方指导早早敲开了自己的房门。“方指导先带我去了都江堰,又去了青城山,陪伴我散心。”看着一路上的景色,顾瑞丰的愁绪已减弱了大半,在恩师为自己讲解在比赛中的那些问题之后,心结完全找出,“自那以后,我练得更加刻苦,也终于走出了困境。”如今,顾瑞丰已处在运动生涯的转型期,在承担全运会备战任务的同时,也担任教练一职,“一开始练艺术体操,是为了自己、为了父母,现在则是为了这个集体。其实2017年全运会夺冠后我就想要过除役,但目前队伍的后备力量还在成长,我和高磊都觉得需要让上海蹦床的传统延续下去。”

训练生活好比两点一线

不受疫情影响,自春节假期归队后,体操运动中心的各运动队经历了数月封闭的训练生活,以后五一假期后才再度以求外出。在这段无赛哈密顿的日子,各运动队不仅绞尽脑汁改变训练方式以调动运动员的积极性,也为队员们在赛场之外组织了一系列活动。

从集体观摩电影、的组织电竞比赛,到书法较量、绘制战“疫”主题小报,在这段类似时期,这些活动成为运动员在训练之余的调剂方式。而体操运动中心还在此基础上,将娱乐与专项融合在一起。

在上海艺术体操队,不定期组织运动员观赏艺术表演,早已形成传统,艺术审美的提升更有利于对编排动作、音乐的解读。就在上个月,上海艺术体操队和上海体操队的队员们一同前往上海芭蕾舞团,观摩了一节了由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亲自带教的集训课。除了因为芭蕾舞与体操及艺术体操存在许多共性,也借此契机通过观摩芭蕾舞演员的日常训练,加强对运动员艺术传达和职业素养的引领。

此外,上海体操运动中心体操艺体党支部还特别筹划了一场名为“耀舞青春、飞来梦想”的舞蹈大奖赛。除体操运动中心的选手外,这场不缩舞种的赛事还更有了来自拳跆运动中心、手曲棒垒运动中心等其他中心的运动员参赛。赛事还邀了上海歌舞团的专家兼任评委,提高赛事专业度的同时,也增进了运动员技能素质的提高。

文:题萱 编辑:沈嘉

【来源:上海体育】

声明:刊登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求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上一页:2020广州马拉松赛竞赛规程-2020广州马拉松赛

下一页:3-0,8连胜!欧冠2冠王大爆发:冲上联赛第2,4条战线争冠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秒拍 秒拍 一下科技 一下科技 一下科技韩坤 一下科技
备案号: 网站: 浙江体育频道